<th id="rzd9z"></th>

          <th id="rzd9z"></th>

          <dl id="rzd9z"></dl>
          <th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th>

          <sub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sub>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熱點新聞 » 正文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入贅7年離婚后砍死岳父母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18-10-04 23:56  來源:發商機網   瀏覽次數:330
          核心提示:男子持刀砍殺岳父母,或因入贅7年長期遭受家庭暴力。2017年10月2日,家住婁底雙峰的趙某美與妻子李某紅簽字離婚,這是趙某美入贅到李某紅家的第7年。當晚,趙某美持刀砍向外出晚歸的李某紅頸部,此前,李某紅的父母已因身中數刀,當場身亡。趙某美的辯護律師認為,趙某美之所以殺人最重要的原因是“入贅導致地位不平等,長期遭受到家庭暴力”。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2017年10月2日,家住婁底雙峰的趙某美與妻子李某紅簽字離婚,這是趙某美入贅到李某紅家的第7年。當晚,趙某美持刀砍向外出晚歸的李某紅頸部,此前,李某紅的父母已因身中數刀,當場身亡。趙某美的辯護律師認為,趙某美之所以殺人最重要的原因是“入贅導致地位不平等,長期遭受到家庭暴力”。
           
          近日,記者了解到,該辯護意見未被采納。9月28日,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趙某美故意殺人案一審公開宣判,對被告人趙某美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判決書顯示,2011年,趙某美和李某紅走進了婚姻殿堂,婚后,趙某美即入贅李某紅家與岳父母共同生活,兩人還育有一子。因家庭瑣事,李某紅多次提出離婚,趙某美的岳父母也對趙某美不滿意,經常因生活瑣事指責和數落趙某美及其家人。
           
          2017年10月2日下午,趙某美與李某紅簽字離婚。之后,李某紅便帶兒子外出玩耍,李某紅父母與趙某美在家看電視。不料,三人又為以前的家庭瑣事發生爭吵。趙某美越想越氣,遂從廚房拿了把菜刀,持續砍擊李某紅父母致二人死亡。不久,李某紅帶著兒子回到家中,趙某美便將李某紅頸部砍傷,在兒子的勸阻下,才停止行兇,逃離現場。當年10月6日,雙峰縣公安局民警將趙某美抓獲。
           
          9月28日,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趙某美故意殺人案一審公開宣判,對被告人趙某美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說法:辯稱遭受家暴未被法院采納
           
          趙某美的辯護律師在庭審中辯稱,案發時,趙某美的岳父母過分地譏諷、刺激趙某美,加之長期以來的家庭暴力行為,對本案的發生負有直接責任。
           
          記者了解到,婁底中院未采納該辯護意見。“法院認為趙某美思維太狹隘,性格太固執,導致殺人。”趙某美辯護律師說。
           
          公訴人認為被害人不具有過錯,首先趙某美沒有提供直接的證據證明他遭受到了岳父母的家庭暴力,其次,趙某美與岳父母的沖突多是屬于家庭生活中的矛盾糾紛。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一、大齡男青年,會選擇“入贅”嗎?這些90后的回答刷新人們的三觀
           
          “入贅”這個詞在很多90后的眼中是挺陌生的存在,在我們身邊,這樣的婚姻狀況,大多發生在70后,80后那些家庭貧困的人身上,家里兄弟姐妹多,找不到媳婦,恰巧又有條件好的家庭,人家的姑娘在找上門女婿,這樣的婚姻模式經常會在坊間流傳。
           
          在70后,80后,眼中做上門女婿是無奈之舉,會被笑話,因為生下的孩子要跟著女方的姓,要給女方父母養老送終,這也是“入贅”這種婚姻模式留下的詬病。
           
          隨著時代的變遷,80后已經成為過去式,而90后的人群成為了現在結婚的主力,那么90后的大齡男青年會選擇入贅嗎?為此,我采訪了一些90后的人群,他們的回答刷新了人們的三觀。
           
          張先生,92年,單身
           
          對于做不做上門女婿,沒那么重要,在哪里生活不是生活,就算娶媳婦也不會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重要的是遇到那個真愛,而不是單單的為了結婚而結婚,與其是那樣,還不如高質量的單身,那樣的婚姻沒意義的。
          如果遇到真愛,我相信,我愿意入贅,同樣我也愿意相信,父母不會阻攔的,無論是姓什么,跟誰在一起生活,都是我們家的孩子,那有什么關系,名字不過是個代號而已。
           
          李先生,95年,單身
           
          上門女婿怎么了?男人能娶媳婦,女人怎么就不能娶男人,沒所謂的事情,現在跟過去不同,男人女人都能掙錢,都能工作,男女平等就要有這種婚姻模式的存在,再說了,現在結婚買房太貴了,買不起,生活壓力也大,如果女友的家的條件比我家好,我愿意去。
           
          我覺得這樣也算是一種孝順吧,最起碼減輕了父母的負擔,不再讓他們操勞,總不能為了結婚,讓父母過的苦哈哈的,那樣應該不是孝順吧!
           
          陳先生,93年,單身
           
          現在家里天天催婚,我沒想過這么早就結婚,更沒想過做上門女婿,覺得自己生活的很好,很自由,想干什么干什么,我想先趁著年輕實現自己的價值,然后再說結婚的事情,我結婚不會是因為年齡,結婚唯一的準則,那就是遇到值得我娶的女人了。
           
          我不怕自己成為大齡剩男,更不怕娶不到老婆,至于上門女婿,那不過是個名號,真正兩個相愛的人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總結:聽了他們的回答,確實刷新了大家的三觀,90后,對于愛情和婚姻的態度,跟我們截然不同,卻又言之有理,讓我們難以反駁,也許這就是時代的進步吧!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二、男子禁錮妻子家暴7天 衣服褲子全部被剪碎扔掉
           
          因懷疑妻子有外遇,北海鐵山港區營盤鎮26歲的吳某把妻子謝某禁錮在家中7天實施家暴。2月2日深夜,謝某伺機打電話向娘家求救。營盤邊防派出所民警趕到將她救出,并對吳某予以行政拘留。目前,謝某在醫院接受治療,并將進行傷情鑒定。
           
          中國首部“反家暴法”施行近2年受害者共同的感悟引人深思
           
          法制網表示,目前的反家暴法需要在司法實踐中準確認定家庭暴力,降低人身保護令的門檻,并且加強出具家庭暴力告誡書的力度,不斷細化家庭暴力警情的處置規范和流程,從而能夠更好的在實踐中運用“反家暴法”。
           
          以下為文章全文:
           
          一言不合便拳腳相加、衣服褲子全部被剪碎扔掉、被威脅不許跟家人和其他人交往、甚至毆打孩子,凄慘的哭喊、刺眼的血跡、暴虐的毆打,一個個觸目驚心的鏡頭充斥著大熒幕,觀眾席不斷發出驚呼聲和嘆息聲……
           
          11月23日晚,數十名國內外專家學者、社會組織負責人以及家暴受害者在北京法國文化中心觀看了法國反家暴題材影片《支配》。故事開始于浪漫的一見鐘情,終結于一場暴力殺夫,100分鐘的影片讓人感到無比壓抑、沉重。該影片根據法國的一起真實案例改編,講述了2012年一位4個孩子的母親在忍受其丈夫長達17年的虐打之后,終于忍無可忍在又一次被家暴時殺死其丈夫的故事。最終女主角因正當防衛被判無罪,法庭上,她的一句“我多希望能得到幫助,但是沒有”,讓人感到唏噓不已。
           
          而現實,比電影更殘酷。資料顯示,無論發達國家還是不發達國家,大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婦女一生中都遭遇過家暴侵害。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3月1日至2017年10月31日期間,媒體報道的家暴導致死亡案件538起,占所有確知女性被殺案件的三分之二以上,導致至少635人死亡,平均每天死亡1人以上,其中包括兒童,甚至還有被殃及的鄰居、路人。
           
          11月25日,是聯合國第17個“國際消除對婦女的暴力日”,自2016年3月1日中國首部反家暴法正式施行,迄今也有20個月有余。雖然全文僅有38條,但反家暴法簡明實用,反家暴法確立的告誡制度、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撤銷監護資格制度等也已經發揮了現實的作用,對于家庭暴力行為的懲戒效果明顯,社會公眾對家庭暴力的認識在改變。
           
          “進步巨大,作用顯著,但仍然不夠。”多位業內專家普遍認為,我國反家庭暴力法仍有很多需要完善的空間。“當務之急是如何把這些法律制度進一步細化,特別是細化操作流程和裁判標準。”中國法學會婚姻法研究會副會長李明舜說。
           
          需要準確認定家庭暴力
           
          “過去20個月以來,推動反家暴法實施的力量逐漸增強,越來越多的受暴者尋求幫助,勇敢發聲,越來越多的父母親朋積極支持他們的親人維權,越來越多的‘路人甲’,作為鄰居、同學、同事或素不相識的旁觀者代為報警、求助和伸出援手,越來越多的機構開展反家暴宣傳教育和服務,越來越多的公權力機構作出積極回應。我們的很多希望已經成為現實,如全國人大和地方人大已經開始進行專題調研和執法檢查,更多的告誡書、保護令已經簽發,首次有了家暴案件被起訴的數據。”中國婦女研究會理事、為平婦女權益機構共同發起人馮媛對反家暴法實施以來的效果表示肯定。
           
          與此同時還應該看到,在司法實踐中,舉證難、調證難、認定難、送達難、執行難,家庭暴力案件仍然有一些問題沒有根本解決。法院審理中認定家暴事實的報道有所增加,但仍然比較困難。“這些問題的存在,我認為有法律制度本身的問題,但更多是執法機關、司法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培訓和宣傳不夠,觀念的轉變不到位,不了解家庭暴力的特點,對受害人的態度不夠端正,缺乏積極保護受害人的責任感,甚至認為施暴者不會無緣無故打人,一定是受害人有過錯,指責受害人。”李明舜說。
           
          隨著反家庭暴力法的出臺,我國形成了以反家庭暴力法為主體,包括婚姻法、婦女權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護法、老年人權益保障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刑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在內的防治家庭暴力的法律制度,反家庭暴力所必須的制度資源已經具備。有專家表示,要想依法遏制家庭暴力行為,關鍵要在司法實踐中準確認定家庭暴力,從而正確適用法律。
           
          人身保護令存在門檻高問題
           
          人身安全保護令(以下簡稱“保護令”)被認為是反家暴法的一把保護利刃。反家暴法實施以來,從2016年3月1日至2017年6月底,數據顯示,各地法院共發出1284份保護令,全國大多數地級市州到目前為止都有基層法院核發保護令。保護令在司法實踐中不但呈現出行動快捷、覆蓋面廣的特點,而且申請數量也大幅增加,保護令的核發數量在2017年4至6月有大幅度提升,并出現百分之百申請支持率。此外,保護令申請人身份也出現多樣性,有地方婦聯開始代為申請保護令。湖南長沙市婦聯履行了法律賦予的代為申請的職責,并且被申請人不止一人,如丈夫和公公均為被申請人,從而更加周全地捍衛了婦女權益。
           
          但也應該看到,保護令在司法實踐中仍然存在諸多挑戰。首先,存在核準難、門檻高等問題。僅從已有的數據看,很多地方保護令申請的支持率不到20%,而經做工作的撤回率高達三分之一。其次,保護令的措施內容局限。目前核發的保護令內容基本僅局限在三方面,即禁止實施家庭暴力,禁止騷擾、跟蹤、接觸申請人及其相關近親屬,責令被申請人遷出申請人住所。
           
          北京源眾性別發展中心主任、北京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李瑩在反家暴法實施之后,經手了20多起涉及家暴的案件,其中只有10多個案件拿到了保護令。
           
          “申請失敗的主要原因是證據不足。”在李瑩看來,反家暴法中的保護令制度仍存在一些不足。“反家暴法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申請后,應當在72小時內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或者駁回申請;情況緊急的,應當在24小時內作出。但72個小時是指自然日的連續72小時還是工作日的72小時,法律并沒有明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相關程序問題的批復》也沒有規定。”李瑩認為,目前保護令的內容應該再增加一些經濟方面的保護措施,比如,因家暴發生撫養費、醫療費等可以予以支持。
           
          此外,李瑩認為,還有一個重點是在保護令中增加強制進行矯治的規定,“法律不僅要保護受害人,還要能有效制止施暴者的行為,實際上,有一些施暴者是需要治療和幫助的,但如果法律上沒有相關的規定,那基本就沒有有效的辦法。”她建議,相關內容可以在實施辦法細則中進行進一步完善,包括規定多少小時的強制矯正課程。
           
          馮媛建議,應該對家暴行為人可以判令或責令其接受教育和矯治,類似違反酒駕等交規后要參加學習班。接受教育和矯治如產生費用,由施暴人自費承擔。施暴人經濟確有困難的,可以由公益服務埋單。
          “隨著實踐中運用反家暴法主張權利的人越來越多,這些細節如果不明確,將不利于法律實施,也不利于受暴者安全和權益的保護。”李明舜指出。
           
          對此,李明舜建議,最高人民法院應在《關于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相關程序問題的批復》的基礎上,加緊起草有關人身安全保護令實體方面的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意見,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案件受理、家庭暴力的認定標準、證據審查、執行等問題作出詳細規定。
           
          告誡書制度仍有不足
           
          相比保護令,告誡書的落地難度相對較大。由為平婦女權益機構發布的反家庭暴力法實施20個月監測報告顯示,一些地方公安機關對于告誡書制度過于謹慎。以江蘇南京為例,統計顯示,截至今年11月15日,江蘇南京市公安局共接報家庭暴力警情5746起,出警定性為家庭暴力的有2978起,出具告誡書455份。截至今年11月,山東淄博公安部門處置家庭暴力警情715起,行政處罰65人,出具家庭暴力告誡書28份。德州公安部門接到家暴報警有238起,僅發出2份告誡書。
           
          “告誡書制度的不足表現在并沒有具體的機制,也沒有具體的流程和內容,造成很多時候基層不知道該如何執行。”李瑩告訴記者,由她代理的家暴案件中有的申請了很多次告誡書,但是一次都沒有成功,均被“沒有接到上級的通知”“沒有統一的安排”等理由拒絕。
           
          對此,李明舜建議,公安部制定警察全面介入反家庭暴力工作的實施意見,就規范警情處置、收集固定證據、及時救助受害婦女兒童等對全國廣大民警進行專門培訓。不斷細化家庭暴力警情的處置規范和流程,對治安民警處置家庭暴力案(事)件程序等作出具體規范。民政部應當認真落實反家庭暴力法規定的臨時庇護職責,認真履行家庭暴力庇護職能。
           
          記者手記“感到丟人的不應該是我們家暴受害者”
           
          初冬,難得的陽光燦爛的好天氣,盡管外面暖陽高照,但坐在北京CBD一座寫字樓的35層會議室里,壓抑的氣氛卻讓人從內心感到寒冷。
           
          11月24日14:00,坐在記者對面的,是一位43歲的沒念過什么書的普通京郊中年婦女——孟大姐。擺在記者眼前的,是一摞照片,這是她馬上要用來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證據。照片中的她傷痕累累,不忍目睹。盡管五官清秀,但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很多。一邊講述自己被家暴的經歷,一邊時不時拿出手機,向記者展示她丈夫發來的各種挑釁、威脅的短信、微信,還有一段段深夜砸門吵鬧的視頻。說一段,哭一陣,采訪就在這種沉重的氣氛中進行著。從新婚之夜開始的一記耳光,到莫名其妙的拳打腳踢,再到變本加厲的暴力升級,她已記不清自己遭受了多少次傷害。盡管,她為了沒有生育能力的丈夫放棄了生育自己孩子的權利領養了女兒、被掃地出門后又繼續照顧生病住院的丈夫、分居后仍然每天給丈夫做飯做家務,但這一切,并沒有終結她遭受家暴的噩夢。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17年。
           
          15:30,同樣的位置,坐在記者對面的,是一位65歲的女性高級知識分子——錢大姐。氣質儒雅,談吐大方,思維清晰的她,是一名高級工程師。從2015年3月開始打離婚官司,2016年4月,她拿到了離婚判決,28年的不幸婚姻終于終結。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耗時十多年,花費十多萬元。盡管,等待她的還有一場跟前夫的析產官司,盡管前夫仍然拒不履行法院生效的離婚判決,拒不分割財產,盡管離婚判決中對家暴只字未提,只是說夫妻感情破裂,但對錢大姐來說,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終于獲得了自由,可以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此時此刻的她,不管內心還是臉上,都一片恬靜。錢大姐目前已經退休,但是她卻越來越忙,因為她現在又有了一份新的工作——反家暴志愿者。她參加全國婦聯的培訓班,參加各種社會組織的反家暴普法宣傳活動,一年下來,不少時間都花費在反家暴的普法宣傳工作中,雖然很累,但是她覺得很值,因為自己幫助了很多和她有相同遭遇的不幸的人。
           
          一下午的時間,接觸的兩位女性,無論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還是氣質風格、生活圈子完全不同,但她們卻有著一個共同的身份——家暴受害者,都忍受了長達十幾年、幾十年的家暴,都為了孩子一再隱忍,都對身邊的親朋好友隱瞞實情。
           
          最值得深思的是,在被問到為什么會選擇一忍再忍的時候,兩個人的回答竟然出奇一致:“因為覺得太丟人了。”顯然,受傳統觀念影響,在家里被丈夫打,在很多女人看來,是難以啟齒的。甚至還有不少人會認為,挨打是因為她們也有不對的對方。
           
          談及對當前反家暴法還有什么看法,錢大姐頓了一下:“對于家暴,社會上還是有偏見,對家暴受害人,我們不要貼標簽。特別希望相關部門和公益組織等多聯合辦培訓班。很多事情還需要從最基層完善,讓受害人得到及時幫助,否則就是一紙空文。”
           
          采訪最后,錢大姐特意又加了一句:“記者同志,你一定要一起呼吁,讓社會觀念盡快轉變,尤其是要讓大家知道,感到丟人的,不應該是家暴受害者。遭受家暴,一定要勇敢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三、這4個案例告訴女人:家暴式婚姻,還不如喪偶!
           
          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然而在我國,每天卻幾乎都在上演著這樣的家庭悲劇,在那些我們看得到或看不到的角落里。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寫關于家暴的文章了,心情還是格外的沉重,為那些在婚姻里飽受暴力摧殘的弱女子們,為那些為了孩子委曲求全的寶媽們,深深地喊上一句:面對家暴,請勇敢說不吧!
           
          下面是我搜集回來的幾個比較具有社會代表性的家暴案例,以此作為已婚女士的警惕,也為未婚女孩提個醒:嫁人前,請一定要擦亮雙眼,遠離家暴男。
           
          01
           
          案件一:董珊珊家暴致死案
           
          董珊珊,26歲,北京人,新婚短短一年就被丈夫多次家暴,期間多次外逃均被丈夫找到,最終被惡魔丈夫活活打死。
           
          董珊珊與丈夫王光宇是2008年下半年結的婚,2009年3月,她第一次向家人和警察披露婚后經常遭到丈夫的毆打。
           
          之后的幾個月,她及家人曾先后八次因家暴報警,也曾提起過離婚訴訟,還曾離開親人獨自在外租房躲藏,但所有這些努力最后都未能挽救她的生命。
           
          王光宇曾這樣描述對董珊珊的最后一次毆打:用拳頭打她,用腳踢她,從臥室門口一直踢到床上,哪都打、哪都踢,直到她倒在床上為止,也不知道踢了她多少腳。
           
          2009年10月19日,董珊珊因傷勢過重去世,尸檢死亡原因為:毆打重傷后繼發感染,致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
           
          因為家暴,董珊珊的人生終止在26歲這個還如花的年齡。
           
          然而,一審判決卻僅以‘虐待罪’判處王光宇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
           
          這不僅讓我們感嘆:一條生命原來只“值”六年六個月的徒刑,這條生命還是被活活打死的,我們的司法系統在家暴面前是何其軟弱無力啊!
           
          起初,王光宇以故意傷害罪被捕,該罪最高刑期可判死刑,但后來檢察院改以‘虐待罪’提起公訴,該罪的最高刑期就只有七年。
           
          北京千千律師事務所曾召集專家論證此案,指出王光宇有故意傷害的主觀動機,有集中毆打的行為表現,導致內臟破裂、多發骨折、肺挫傷的后果亦超出虐待,應該升級定罪為故意傷害。
           
          然而在董珊珊案中,該罪的具體實踐效果,令人無限唏噓。
           
          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化為冤魂,死后卻連正義都無法伸張,這不得不說是我們整個社會的遺憾和惶恐。
           
          02
           
          案件二:搏擊手丈夫毆打妻子致死案
           
          2017年9月16日,27歲的趙盼被搏擊手丈夫活活打死。
           
          據媒體報道,趙盼是被丈夫一拳一拳連續毆打了5小時最終致死的。
           
          期間,她的婆婆還在現場,卻選擇了漠視。
           
          趙盼被暴打致昏迷后才被送往醫院,送院后已陷入重度昏迷。
           
          辦案民警說:在ICU重癥監護室里,當醫生脫下趙盼的外衣時所有人都驚呆了,趙盼全身都是傷,而且每一處傷痕都觸目驚心。
           
          可想而知,趙盼曾經遭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
           
          最后,腦顱遭受嚴重創傷的趙盼也離開了,帶著一身的傷痛和當初識人不清的遺憾離開了。
           
          家暴告訴我們:原來嫁錯人,不僅會不幸福,還會連命都隨時丟掉的。
           
          以上二個案例中,受害者都非常不幸因家暴丟了自己還如花的生命。
           
          下面我們再來看看另外二個案件,由于受害者懂得及時止損,總算撿回了一條小命。
           
          03
           
          案例三:年薪200萬企業女高管被家暴十年不敢離婚
           
          小敏(化名)是位企業高管,年薪200萬。
           
          小敏老公是練習散打的,結婚十多年來只要老公心情不好就會打她。
           
          每次挨打小敏都沒有報警,也沒有去醫院,如果傷不重,就自己去藥店買一些跌打藥涂一下,挨打重了就在床上躺幾天。
           
          2016年《反家暴法》剛實施,她就找到律師請求離婚。小敏甚至隨身帶了四五個本子,本子里滿滿記錄了老公每一次打她的時間、地點、經歷和受傷情況。
           
          律師問她為什么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報警?
           
          她說,十多年來她也想過反抗,但礙于面子和考慮到孩子最終還是選擇保持沉默,直到《反家暴法》的實施,她才主動找到律師請求離婚。
           
          據調查顯示,很少有女人在第一次家暴后就選擇離開的,因為她們總是心存幻想,安慰自己:說不定他以后真的會改呢,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然而男人的暴力卻總如毒癮,一旦染上就會周而復始,變本加厲。
           
          如果你選擇對家暴男寬恕與原諒,就是在變相對自己的殘忍和無情。
           
          04
           
          案例四:高校女教師因拒絕罰跪,被丈夫打斷腿
           
          前不久今日頭條又爆出一起家暴案:高校女教師因拒絕罰跪,被丈夫打斷了腿。
           
          “結婚才半年,他就將拳頭揮向了我。”高校女教師說路小軒(化名)說。
           
          路小軒一開始并沒看上丈夫劉寶利,但坳不過劉寶利的瘋狂追求最終還是嫁給了他,卻從此開始了人生的噩夢。
           
          婚后不久劉寶利就因為家庭瑣事開始家暴,陸小軒想離婚卻遭到雙方父母的反對,只能抱著僥幸的心理堅持了下來。
           
          之后,她陸陸續續遭到家暴,為此她還曾多次報警,轄區民警也進行過多次調解,但過后家暴依然陸續有來。
           
          路小軒在最后一次被丈夫打斷腿后,終于痛定思痛,決定不再忍聲吞氣,對家暴說‘不’。
           
          目前陸小軒已經向當地法院遞交了離婚訴狀,并打算進一步追究對方的法律責任。
           
          應該說杭州女高管和陸小軒還是幸運的,起碼她們懂得懸崖勒馬,沒有繼續抱著僥幸心理和家暴男繼續生活下去,否則,誰又能保證她們不會成為下一個董珊珊或者趙盼呢?
           
          05
           
          據統計,全球每18秒就有一名婦女受虐待!
           
          在我國,根據數據顯示,全國2.7億個家庭中,有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過家暴,全國每年有15.7萬婦女自殺,其中60%的婦女自殺是因為家暴。
           
          引發家暴的主要原因包括:感情不和、家庭糾紛、男方有第三者,有酗酒不良嗜好等。
           
          而家暴受害者大多數集中在26-45歲之間,九成是女性,可她們大多數都選擇了沉默。
           
          我們總以為家暴離我們很遠,其實,家暴無時不刻可能就在我們身邊進行著。
           
          曾經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則新聞,說有對移民美國的華人夫妻,丈夫在國內就常常家暴妻子,到了美國仍然丑習不改。
           
          有一次丈夫家暴妻子時被鄰居的白人老太太看到報警了,丈夫因家暴將要受到美國法律的制裁。
           
          這時候令人膛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被家暴的妻子痛哭流涕跪在美國法官面前,求法官放過她的丈夫,并且還對報警的老太太心生怨恨,認為是老太太破壞了她的婚姻。
           
          大家是不是覺得這女人可能被打傻了吧。
           
          其實這個案例并不特殊,因為我們不難發現,那些被家暴的女人,她們記恨的往往是被家暴時幫助過她們的人,而對于施暴的丈夫,她們卻總是選擇原諒。
           
          一切皆因,她們想保全她們賴以生存和看似完整的家庭。
           
          06
           
          人們常常無法理解為什么受虐者很難從一段虐待關系中脫身,或者說為什么他們離開之后又會選擇回到老路上去。
           
          為此,有人指責受虐者,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從心理學角度分析,要真正離開一段付出過“愛”的關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作為當事人,必須審視這段關系到底還有無繼續的必要,只有認為繼續下去只會遭遇更大的傷害,他們才可能果斷脫離。
           
          因此,走出‘家暴’并不是一個馬上就能成功的過程,它需要受害者在受侵害同時擁有一個覺察的能力,通過這種覺察能力去進行自我了解,進而達到自我保護。
           
          我們都知道,家暴發生后會有各種原因成為你不能離婚的理由,例如孩子、父母、財產等等等,每一個原因似乎都是你不得不將就婚姻的大道理。
           
          但家暴有一條惡性循環鏈是:不打我的時候,對我很好,知冷知熱;打了之后,長跪不起,猛認錯;日子和傷疤一樣,都會過去的……卻沒想到一切只是在惡性循環。
           
          因此可見,面對家暴,如果只是一味退縮,那就只會讓家暴愈演愈烈而已,畢竟,你的妥協會讓他覺得你只是個沒有反抗力的受氣包。
           
          別以為他打完你再說愛你就是肺腑之言,一個能將拳頭揮向妻子的男人,沒資格說愛。
           
          也想告訴那些身在家暴中,依然期望渣男會浪子回頭的女人一句:家暴式婚姻,還不如喪偶!
           
          隨心(張萍):一個喜歡把生活過得精精致致,又浪浪漫漫的女子。愛好寫作,喜歡看書,還會做美食。以文會友,用文字看世界,感悟人生,期待遇見更美好的自己。
          入贅男子砍死岳父
          四、洪欣發文疑似被家暴 今晨澄清原來真相是這樣
           
          白天還在秀恩愛,深夜卻突然發了一句“打女人的男人要不得”。
           
          正是這句話,讓人突然意識到,是不是洪欣“被家暴”。
           
          有很多網友也猜測,不應該,可能是被盜號,因為從關注的情況來看,不太正常。
           
          不過,3日凌晨,洪欣發博表示此前微博是對海寧“老奶奶被打案”的有感而發,并對引起的誤會感到抱歉。
           
          顯然,一個打字,一個女人,都用的不太恰當。
           
          但是,面對這樣的結果,知道真相后的網友被她的真摯和善良感染。
           
          的確,一段海寧“老奶奶被打案”引發了網友的熱議和關注,無非就是這樣的年輕人,不值得同情,而應當接受法律的制裁。
           
          明星也是人,也有普通人同有的情感,在看到這種事的時候,自然也會第一反應出當時的狀態,而這種本真無添加的真實情感,才是娛樂圈最罕見的稀有品。畢竟,演員們大多考慮的太多,不敢參與,也不敢表達出最真實的想法。洪欣倒是例外,看到之后第一時間就寫出來了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沒想到,沒有少了配圖,還引發了網友“被家暴”的揣測。
           
          1997年,洪欣與莫少聰有過一段感情,兩人最終分手,并育有一子。2009年,洪欣與張丹峰結婚,育有一女。
           
          五、入贅男子砍死岳父:這件事背后誰該反思?
           
          2011,趙和李登記結婚,一起步入婚姻殿堂。與其他夫婦不同,趙是入贅,這通常被稱為上門女婿。婚后,這對夫婦和女方的父母住在一起。雖然他們有孩子,但他們的情感生活并不愉快。他們經常為瑣事爭吵。
          6年后,2017年10月2日,他們的婚姻終于結束了,他們離婚了。當天,女人帶著孩子出去玩,男人在家里和女方父母一起看電視。結果,三個人又因為一些小事吵架了,男人終于氣得拿著菜刀砍了他的岳父和岳母,最終導致兩個人死亡。
           
          今年9月28日,法院公開宣布,因為故意殺人,被告被判處死刑,并被剝奪終身政治權利。被告的辯護律師聲稱,在案件發生時,被告的父母過于刻薄,長期的家庭暴力導致被告的絕望行為,應該對此負責。法庭不接受這樣的意見。
          這是一個悲劇,最終沒有人得到任何好處,孩子失去了他的家庭,他內心的陰影將伴隨他一生。而且這一事件也引發了廣大網友的熱烈討論,我們不禁要問自己,這件事誰錯了?在這種情況下,入贅的地位很難受到重視,因為入贅的關系,地位就會比較低,這可能是矛盾的起點。
           
          有些女婿甚至不得不改變自己的姓氏,有了孩子還不能自己起姓,偶爾遇到一個大方的家庭在生第二個孩子后可以用自己的姓,但這只是少數的例外。因此,在大家普遍的理解中,女婿經常被貼上吃軟飯的標簽,一般來說,都是貶義詞。社會關系一直這樣,從一開始,男人就已經承受了來自輿論的巨大壓力。家庭的內部環境也是一部分。一般說來,女性家庭占主導地位,加劇了家庭心理失衡。小編當時看到徐錚導演的《港囧》時,也感到一種無力的感覺。
           
          我們必須說,我們所有人都得對社會環境所造成的后果負責。被告的辯護律師所說的原因可以理解,但理解并不意味著接受。如今,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對入贅的看法也在不斷提高。人們的觀念開放了,這已不再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這件事的背后實際上是正確處理家庭糾紛。從無休止的爭吵開始,一旦暴發不可逆轉,一方的強勢和一方的妥協導致矛盾無法宣泄。試想一下,如果男人不是入贅,而只是性格上的軟弱,那么在一個女人處于強勢地位的情況下,類似的事情還會發生嗎?
           
          歸根結底,雖然入贅給你帶來了自然的劣勢,但它不能成為你砍人的理由。如果你有能力,你自己出去混出個樣子,回來讓他們看看。你認為是不是這樣?歡迎留言討論。
          本文網址:http://www.svqc.tw/news/show/26265/,轉載請注明出自發商機網,謝謝!
          專題推薦: 入贅 岳父 家暴 砍死
           
          相關新聞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精彩圖文
          推薦資訊
          最新資訊
           
          v98彩票能不能赢到钱
          <th id="rzd9z"></th>

                  <th id="rzd9z"></th>

                  <dl id="rzd9z"></dl>
                  <th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th>

                  <sub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sub>
                  <th id="rzd9z"></th>

                          <th id="rzd9z"></th>

                          <dl id="rzd9z"></dl>
                          <th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th>

                          <sub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