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rzd9z"></th>

          <th id="rzd9z"></th>

          <dl id="rzd9z"></dl>
          <th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th>

          <sub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sub>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熱點新聞 » 正文

          初中女孩打工失聯 6位女孩因厭學相約到連云港打工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18-10-04 23:42  來源:發商機網   瀏覽次數:357
          核心提示:五位初中女孩擅自離家打工失聯,民警經38小時將其帶回家中。國慶期間,不止有堵在路上的游客,還有連續奔波38小時,將5位擅自離家打工女孩帶回家的警察叔叔……9月15日,5位十四五歲的浙江新昌女孩瞞著各自父母,竟一同到了江蘇連云港打工。經民警了解,這6位女孩相互是朋友,都因成績不太理想,產生了厭學情緒。其中一位女孩的朋友在連云港上班,他表示他會承擔車費、房費,讓女孩們都到連云港打工。
          國慶期間,不止有堵在路上的游客,還有連續奔波38小時,將5位擅自離家打工女孩帶回家的警察叔叔……9月15日,5位十四五歲的浙江新昌女孩瞞著各自父母,竟一同到了江蘇連云港打工。接到其中一位父親報警稱女兒失蹤后,30日,民警確定了女孩的活動范圍。經過38小時的“國慶高速”,10月2日,民警終于將女孩們帶回與父母團聚。
           
          9月19日,浙江省紹興市新昌縣公安局回山派出所接到一位女孩父親報警稱,自己14歲的女兒小花(化名)5天前說到縣城朋友家玩,但是直到學校上課都沒有回來,打電話也聯系不上。
           
          接報后,民警立即將該情況流轉至該縣局情指聯勤中心,多警種合成展開調查。經調查,民警確認小花在江蘇連云港,并確定了活動范圍。
           
          9月30日下午4點,回山派出所兩位民警驅車趕往江蘇省。因為正值國慶放假,路上堵車較嚴重,原本8、9個小時的路程,共花費了20多個小時,直到國慶節當天6點多才到連云港。
           
          沒顧得上休息,民警便來到小花的活動范圍排查。“在一個小區,剛好碰上一位男子,他說在他所住的那幢樓見過小花。”其中一位民警陳飛龍介紹,最后成功找到了小花住的出租房。
           
          “讓我意外的是,在不大的出租房里,除了小花,竟還有5名跟她年紀一般大的新昌女孩。”陳飛龍說。
           
          后經民警了解,這6位女孩相互是朋友,都因成績不太理想,產生了厭學情緒。其中一位女孩的朋友在連云港上班,他表示他會承擔車費、房費,讓女孩們都到連云港打工。
           
          民警將情況告知女孩們父母后,只有一位父母允許自己女兒留在連云港。于是,國慶節當天晚上10點多,民警帶著5位女孩連夜趕回新昌,直到10月2日上午才到達。原來,5位女孩有的告知父母在本地打工,有的則欺騙父母在朋友家玩,但在9月15日卻一起坐大巴車去了江蘇連云港打工。
           
          “這幾個女孩畢竟年紀都還小,還無法完全辨別是非。”陳飛龍表示,孩子做出這樣的選擇肯定不對,但更重要的還是需要父母好好引導,樹立正確的價值觀。
           
          最終,父母們陸陸續續都已把自己女兒接回家。
           
          一、警方通報失聯昆明湘籍女演員已遇害 嫌疑人系校園內理發店老板
          初中女孩打工失聯
          15日,一湘籍青年女演員張遇晴在云南藝術學院校園內失聯引發關注。16日晚間,昆明呈貢新區管委會發布通報稱,已找到張遇晴尸體,兇手為學校內一理發店老板黃某昆,其供述稱因糾紛引發沖突故起意殺人。
           
          15日晚間,張遇晴未婚夫趙先生在朋友圈及昆明同城媒體發布尋人消息,稱其未婚妻張遇晴于15日下午在云南藝術學院校園內失聯。
           
          趙先生表示,張遇晴是他未婚妻,湖南人,兩人從云南藝術學院畢業后從事演員職業。15日下午,趙先生讓張遇晴到云南藝術學院內一起排練,到學校時,張遇晴表示要先去理發店洗頭,后再也聯系不上。
           
          從校園內一家門店的監控視頻可看到,15日下午15時44分,一名身穿黑色長款外衣體型偏瘦的女子從店門口路過,趙先生稱,這正是未婚妻張遇晴。
           
          當地媒體報道稱,張遇晴畢業于云南藝術學院表演系,現為昆明市民族歌舞劇院兒童藝術劇團演員。
           
          16日晚間,昆明市呈貢新區管理委員會發布通報稱,15日18時35分許,一男子趙某撥打110報警稱,其女友張某晴(24歲,湖南省岳陽市人)在云南藝術學院失聯,需要公安機關幫助。
           
          經呈貢公安分局調查發現,云南藝術學院內一理發店老板黃某昆(男,20歲,昆明市尋甸縣人)有重大嫌疑。6月16日,公安機關已找到被害人張某晴的遺體,并將犯罪嫌疑人黃某昆抓獲。
           
          經初審,黃某昆交代了張某晴到理發店美發時,因糾紛引發沖突,隨后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目前,案件正在由呈貢公安分局加緊偵辦中。
          初中女孩打工失聯
          二、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回來吧!孩子,讓我再看你一眼,媽媽的時間不多了。” 這是一個身患癌癥媽媽的悲愴呼喚。
           
          曾經的江西省撫州市宜黃高考狀元——楊仁榮,在9年前突然失聯,身在家中的父母百般焦急。這些年,其父母一直沒有停下尋找的步伐,媽媽每每想起失蹤的兒子,都數度暈厥。如今,他的媽媽身患癌癥,時日已不多,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再看你一眼”。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這個昔日讓家人感到自豪的優等生最后變得有家不回?今日(8月15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采訪了這對悲傷的父母,幫這對老人發出呼喚:回家吧,孩子,不管你過得怎樣,回家看看父母!
           
          母親重病,盼兒歸來
           
          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棠陰鎮的楊崇生一家如今籠罩在一片悲傷之中。家中的女主人吳細女不久前患上子宮梭形細胞惡性腫瘤,雖然經過手術,但情況仍不容樂觀,醫生說隨時都有復發可能,后續還得經歷6次化療。
           
          但吳細女明確表態,不愿再繼續治療了,因為她感到此生已無望。
           
          得知自己的妻子不愿再接受治療,楊崇生也是一臉無奈,他知道原因出在哪兒。自從兒子突然失聯后,妻子就終日以淚洗面,而且每當想起兒子時,妻子都會情緒失控。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楊崇生說,在這9年間,“哭暈了至少七八次了”。
           
          楊崇生介紹,家里曾經有過兩個親生孩子,楊仁榮是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小3歲的女兒。不幸的是,女兒在6歲時因病去世。在女兒去世當年,他們又領養了一個女孩,如今養女已長大成家,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說起兒子楊仁榮,楊崇生是這么評價的。“他曾是全家的驕傲,2003年,他以570多分的成績勇奪當年宜黃縣高考理科第一名,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錄取。”楊崇生說,這在當年的農村是不多見的。
           
          但大學“畢業”后,楊仁榮又成了父母難言的傷痛。2009年,他給父親發送了一條短信后便“人間蒸發”,無論父母如何尋找都無果而終。
           
          “如果現在他還能回來,也許他媽還有救,肯定就愿意繼續治病了。”楊崇生覺得只要兒子能回來,或許這次見面,能給妻子的病情,帶來新的轉機。
           
          家人眼里:楊仁榮獨來獨往自尊要強
           
          1986年出生的楊仁榮,生長在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棠陰鎮。父母以務農為生,家里還有一個小他3歲的妹妹。妹妹從小身患重病,經常就醫,因此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每月還要向醫院交付一筆不小的醫藥費,可謂雪上加霜。
           
           楊仁榮的老家 楊仁榮的老家
          楊仁榮深知家中情況,從小就生活節儉,聰敏懂事,經常幫父母勞作。從上小學開始,便一直穩居班級一二名,自立自強,從不需要父母在學習上操心。
           
          可是在楊仁榮9歲的時候,妹妹因為一場醫療事故,不幸離世。楊仁榮的父親楊崇生說,這給兒子帶來不小的打擊。兒子漸漸變得有些內向,喜歡獨來獨往。
           
          楊家是一個大家族,楊仁榮有許多堂哥堂妹。據楊父描述,兒時楊仁榮與他們一起去池塘釣青蛙玩,堂哥堂姐都聚在池塘的一邊,而楊仁榮卻獨自一人在池塘的另一邊玩耍。
           
          楊仁榮的自尊心也很強,楊崇生至今都能回憶起那年夏天的一件小事。“農田里都是西瓜,鎮上的孩子就一起組隊偷西瓜吃,兒子也去了。回來后他就問我,偷西瓜被抓到會有什么懲罰?我騙他說,如果被抓到,家里要交豬給被偷的人作為罰款。”當時的楊崇生家里養豬非常辛苦,一年到頭也就養了幾只。楊崇生回憶說,兒子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淚水在眼中打轉,從此以后再也沒去偷過西瓜。而從那時起,楊崇生也知道了兒子自尊而敏感,所以以后再沒敢說過他什么。
           
          初中時楊仁榮一直保持在班級前兩名,中考時以全縣第9名的成績,進入縣城一中。
           
          楊父說,兒子學習刻苦,也非常要強。高一的一次考試,他的排名是年級第23名,兒子既難過又生自己的氣,回家就流了眼淚。高二的時候,楊仁榮的成績穩步提升,到了高三,一直保持在年級第一名,從未變動。
           
          高考時,果然沒出意外,楊仁榮是宜黃縣理科高考狀元,順利進入北京航天航空大學飛行設計專業。
           
          楊崇生回憶道,兒子知道高考成績后很滿意,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非常對得起你們。”
           
          曾經的高考狀元大學肄業
           
          2003年9月,楊崇生和妻子送兒子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報到。但那時的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四年的大學生活后,兒子的人生會產生那么大的落差。
           
          對于兒子四年的大學生活,楊崇生并不了解,他覺得兒時的孩子就很懂事不需要家長煩心,現在長大了就更不需要了。
           
          關于楊仁榮對大學生活的描述,楊崇生只記得兒子大二暑假回家,跟他抱怨道:“咱們國家的飛行設計專業比西方發達國家落后二十多年,學得沒有意思,也沒有前途。”楊崇生不懂兒子的專業形勢,只能安慰兒子:“不要有這種悲觀的思想”。
           
          此后,他們也沒再討論過此事,生活一切照舊。楊仁榮上大學后,每年寒暑假都會按時回家,回家后的表現也很正常。平時與家里的聯系都是通過電話,但對學業和生活上的事情交流不多,“通常孩子打電話就是問問家里好不好,其他并不多說。”楊崇生說。
           
          時間到了2007年6月,楊仁榮從北京航天航空大學畢業。楊崇生給兒子打電話,詢問其畢業后的規劃。楊仁榮說,自己想考北京大學的研究生進行深造,楊父立刻給兒子打了5000塊錢,讓他認真備考。
           
          對于兒子的人生規劃,楊崇生覺得還是挺滿意的,但一年后發生的事,讓他有點擔心了。
           
          “兒子在電話中,一會兒說在花旗銀行打工,一會兒又說在保險公司上班,總沒個定數,我老感覺有什么地方不對。”隱約感到不對勁的楊崇生便委托同在北京的侄子(楊仁榮的堂哥)幫忙去看看兒子在干什么,可是得到的回復是: “楊仁榮并沒有考研,也沒有參加工作。”
           
          那兒子在干什么?楊崇生和妻子坐不住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妻子獨自一人前往北京回龍觀尋找兒子。“是一個四人的合租屋,其中有一對是夫妻,房子也收拾的很干凈。”妻子跟楊崇生回憶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妻子吳細女在兒子房間發現了一本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肄業證,心里頓時拔涼拔涼的,兒子大學竟然沒能畢業?!楊仁榮回來后,面對母親的質問,面色大變,說自己已經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他們管教。
           
          “后來2012年,我們聯系上了他大學時的輔導員老師,才知道他沒有拿到畢業證的原因,是沒有去參加物理畢業考試。”楊父說,那時兒子一直嫌棄他媽媽穿著打扮土,發型不好看,讓她把頭發搞一下衣服換掉:“要不然丟人”。
           
          自從知道兒子沒有畢業證之后,楊崇生開始每個月給兒子打一次電話。直到2008年10月,楊崇生連續接到四家銀行共計3萬多元的催還貸款電話,才知道楊仁榮一直在向銀行借貸款,楊父震怒,11月份孤身一人趕往北京。
           
          楊崇生回憶道,那一次與兒子的會面,他先讓侄子替兒子還掉了所有的貸款,然后便一直與兒子談心。楊父說,在他即將離開北京時,他質問兒子,“你對得起我們嗎?”并要求兒子立下保證,“如果你想我們好就去參加工作,如果你想我們死,就不要去打工。”楊崇生說,兒子當時點了點頭,保證說一定會去工作的。
           
          得到了楊仁榮保證的楊父,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哪里知道,這就是在記憶中與兒子的最后一次見面。
           
          一條短信自此失聯 父母尋找9年無果
           
          2009年2月22日,楊崇生收到了一條奇怪的短信,是兒子用別人的手機號發來的,內容大致是“我在北京過得挺好的,不用擔心,勿念。”短信后還留了一個北京朝陽區的居住地址。
           
          楊崇生隱隱覺得不對勁,立刻向發短信的號碼打了電話,對方說自己叫楊希(音),是湖北人。他在電話里喊楊仁榮接電話,就在楊父等待兒子接電話的途中,楊希突然說:“你兒子不在這里”,然后掛掉了電話。
           
          楊崇生趕緊回撥,第一次打通了電話但沒有人接聽,第二次再打,就打不通了。自此后,楊仁榮人間蒸發。
           
          從2009年到2013年,楊崇生5年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四處奔波尋找兒子的蹤跡。他在北京十八里店派出所和中關村派出所報案,憑借兒子的身份證號查詢使用地點,然后去每個地點蹲守。
           
          楊崇生說,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得知兒子曾在北京的一家網吧出現過的信息時,他在天寒地冷的網吧門口蹲守了兩天也沒尋到兒子。后來楊崇生去北京,每次都要去那個網吧看一看,直到某一天,“那家店已經倒閉拆除,不復存在了。”
           
          楊崇生說,身份證使用地點表明,楊仁榮常年在北京生活,而去年的4月22日,楊仁榮購買了從北京西站到西安站的火車票,卻沒有再買返程。這是兒子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身份證使用信息。
           
          楊崇生說,他每年都會給北京十八里店派出所打電話詢問,派出所民警告訴他,必須要楊崇生本人到北京才能查詢。“民警勸我兒子已經是成年人了,不要找了,他能照顧好自己。”楊父說。
           
          紫牛新聞記者根據楊崇生提供的派出所電話聯系到民警,得到的回復是:可以按失蹤人口報案,但具體能否尋找到不好說,而且必須要近親屬親自到派出所報走失。
           
          突發重病,思兒更切
           
          長期尋子無果,讓這個家庭背負了沉重的心理負擔。每年過年,別人家總是熱熱鬧鬧地全家人團圓在一起,而兒子的缺失總讓吳細女郁郁寡歡。
           
          楊崇生說,家中總是空蕩蕩的,特別是逢年過節的時候。自從兒子失聯后,楊家的親戚擔心妻子太過于傷心難過,總是將大家族中很多家庭聚在一起,一同過春節。
           
          今年7月,吳細女總覺得腰酸肚子痛,于是去縣醫院做檢查。醫院診斷是子宮肌瘤,但準備手術時卻發現吳細女是極為罕見的血型——熊貓血,縣醫院血庫儲備不足,無法進行手術。
           
          于是楊崇生帶妻子前往南昌的大醫院求醫,被確診為子宮梭形細胞惡性腫瘤。“醫生說,我妻子的病雖然經過手術,還是有隨時復發的可能,一旦復發長則能活一年多,短則只有幾個月。”楊崇生心痛地說。
           
           吳細女的疾病證明書 吳細女的疾病證明書
          楊崇生分析,妻子的病可能是長期思念兒子,心情長期郁悶造成的。他認為如果此刻兒子能夠歸來,而妻子又肯接受后期的化療,那么也許疾病還能夠有所轉機。
           
          “孩子,無論你在哪里,無論你經歷了什么,無論你貧窮或榮華,我們都不在乎。只盼你能聽到這一聲呼喚,盼你早日回家。”這是楊崇生一家目前最大的心愿。
          初中女孩打工失聯
          三、一漁船在象山遇險八人失聯 車俊袁家軍批示全力搜救
           
          9月30日晚11時許,浙象漁41020船在象山縣石浦港東北方向約70海里的海域沉沒,船上8人失聯。截至10月1日下午2時記者發稿時,失聯人員仍未找到,省海上搜救中心正組織力量全力搜尋。
           
          接報后,省委書記車俊、省長袁家軍作出批示,要求全力搜救失聯人員,同時全面加強作業船舶管理,確保生產安全。
           
          記者從省海上搜救中心了解到,該搜救中心自10月1日凌晨1時58分接到漁船沉沒信息后,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協調海事、海洋漁業部門的5艘船只、1架救助直升機以及事發水域周邊20余艘漁船參與搜救。目前,參與現場搜救的船只和直升機正在開展地毯式搜尋。截至目前,尚未發現失聯人員,在現場發現少量油污和漁浮等漂浮物及一只無標識救生筏。事故調查工作同步進行中。
          初中女孩打工失聯
          四、失聯女演員因辦卡糾紛遇害 未婚夫:希望嚴懲兇手
           
          6月15日下午,畢業于云南藝術學院的女演員張遇晴與家屬失聯,其男友趙某向警方報案。時隔24小時后,警方找到了張遇晴的遺體。
           
          16日晚,昆明市呈貢新區管委會通報稱,犯罪嫌疑人黃某昆已被警方抓獲,經初審,據其交代張遇晴到理發店美發時辦卡,因糾紛起沖突后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17日,張遇晴的男友趙某告訴記者,他正在派出所等待最后的偵訊結果,等待法醫最后的結論,打算先處理好張遇晴的后事,“希望嚴懲兇手”。
           
          6月15日下午,畢業于云南藝術學院的女演員張遇晴與家屬失聯。
           
          16日,昆明市民的朋友圈中轉發著一條尋人啟事:姓名張遇晴,身高170cm,體型偏瘦,穿黑色長款毛衣,下身配黑色短裙,酒紅色平底鞋。6月15日在云南藝術學院附近失去聯系。這份在朋友圈廣泛傳播的尋人啟事還特別注明:小姑娘并不是因為和男朋友吵架之類的原因才消失。
           
          尋人啟事配上了張遇晴的照片,長發飄飄、眉清目秀。公開資料顯示,張遇晴畢業于云南藝術學院表演系,現就職于昆明市民族歌舞劇院兒童藝術團,曾參演多部話劇、影視劇。
           
          張遇晴失蹤后,其男友趙某于當天18時20分向警方報案。據趙某稱,6月15日,他和張遇晴相約前往云南藝術學院排練廳排練,張遇晴先行前往理發店洗頭,隨后失聯。
           
          趙某多次聯系張遇晴未果。15日19時許,他曾收到了由張遇晴手機號發來的短信稱“手機摔壞要去修理,叫我不用打電話給她,說晚上10點就回家了。”
           
          但張遇晴的干姐姐張某分析,其一,張遇晴是湖南人,這條短信的陳述語氣是云南話;其二,趙某跟張遇晴平常聯系用微信,該信息卻來自于短信。故親屬分析,張遇晴在當時已遭遇不測。
           
          發現尸體的河道 警方抓獲理發店嫌疑人
           
          張遇晴失聯的消息,引起了昆明市公安局呈貢分局高度重視。
           
          呈貢公安分局接警后,迅速組織警力開展調查工作。據學校監控攝像頭顯示,張遇晴最后一次出現在畫面里是下午3點44分,她身穿白色體恤,黑色長外套,黑色短裙,從一家店鋪門口經過。
           
          時隔24小時后,6月16日19時許,警方在云南藝術學院足球場旁邊的一條小河里,找到了遇害的張遇晴的遺體。
           
          當晚22時22分,昆明市呈貢新區管委會官方微博通報稱,6月15日18時35分許,一男子趙某撥打110報警稱,其女友張某晴(24歲,湖南省岳陽市人)在云南藝術學院失聯,需要公安機關幫助。接報后,呈貢公安分局立即受理,并迅速組織警力開展調查工作。自6月15日晚間以來,網絡出現大量尋找該女生的信息,引發廣大熱心網友的關注。
           
          經呈貢公安分局調查發現,云南藝術學院內一理發店老板黃某昆(男,20歲,昆明市尋甸縣人)有重大嫌疑。6月16日,公安機關已找到被害人張某晴的遺體,并將犯罪嫌疑人黃某昆抓獲。經初審,黃某昆交代了張某晴到理發店美發時,因糾紛引發沖突,隨后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
           
          目前,案件正在由呈貢公安分局加緊偵辦中。在不影響案件偵破的情況下,呈貢區人民政府將就該案通過官方微博“昆明市呈貢新區管委會”和官方微信“呈貢新城”發布權威消息,請廣大網友不要聽信和傳播網上不實信息。同時,保護受害者及其家屬隱私,避免干擾公安機關對案件的偵破。
           
          17日10時許,張遇晴的男友趙某告訴澎湃新聞,他正在派出所等待最后的偵訊結果,等待法醫最后的結論,先打算處理好張遇晴的后事,“本來打算今年8月份結婚,希望接下來嚴懲兇手。”電話那頭他泣不成聲。
          初中女孩打工失聯
          五、21歲失聯女護士遇害 兇手為其前男友已被刑拘
           
          6月13日凌晨1時許,四川資陽市雁江區公安局發布警情通報稱,資陽市雁江區21歲女護士已確認遇害。經審查,犯罪嫌疑人李某,即沈思慧前男友(此前報道,家屬稱其為沈思慧相親對象),李某因感情糾紛將沈思慧殺害。
           
          回顧整個事件,6月10日晚9時許,雁江區21歲女護士沈思慧外出散步后失聯。6月11日早上8點,沈母多番尋找無果后報警。監控顯示,沈思慧曾與原相親對象李某散步。失聯36小時后,12日中午12點,雁江區警方通報稱已立案偵查。
           
          21歲女護士晚上9點離家 與家人失聯
           
          21歲的女護士沈思慧,在資陽市區皇龍一家診所上班。“已經在那工作3年,平時每天都按時回家了。”沈思慧母親說,10日晚9點,女兒走出家門,說到小區去走走,然后再沒有回來。
           
          沈母說,女兒出門大約1小時,她撥打女兒手機被掛斷,以為女兒馬上到家了。但是,等了一段時間后,女兒仍未回來,“我就一直打,都是通了沒人接。”
           
          11日早上6時許,沈母再次撥打女兒電話,顯示已經關機。等到早上8點過,沈母趕到女兒上班的診所,診所老板說10日晚并未加班,直到11日上午9點,沈思慧也沒有回診所上班。
           
          截至11日下午5點半,沈思慧的手機仍關機,前同事給她微信、QQ發去消息,均無回應。
           
          監控顯示曾與男子共進晚餐 護士最終去向監控缺失
           
          11日上午,沈思慧的前同事劉女士在網上發帖尋人,家人也開始四處尋找。
           
          劉女士說,在翻看沈思慧的朋友圈時發現,10日下午6點40分,沈思慧發了一條朋友圈,是為皇龍一家串串店打廣告。“我們猜測她可能在那吃過飯。”
           
          劉女士和沈思慧家人到串串店調取監控發現,沈思慧當時確實在該店進餐,一同進餐的還有一名男子。
           
          串串店老板介紹,10日下午6點25分,沈思慧達到串串店。隨后一名騎共享單車的男子趕到,雙方共進晚餐后,晚上7點34分離店。“他們沒有喝酒,也沒有爭吵,監控中看他們都有說有笑的。”
           
          沈母則表示,女兒晚飯后回過家,時間大約是晚上8時50分。“晚上9點過,她說去小區走一下,然后10點多還沒回來,打電話就不接了。”
           
          11日下午,警方調取監控發現,當晚9點過,沈思慧與一起進餐的男子走出她所在小區,然后往資陽濕地公園方向走去。“男的說,走到半路,女兒不想走了要回家,他們就各自回家了。”沈母說,但是截至晚上9點40分的監控,都沒有看到女兒返回的身影。
           
          吃飯男子曾與護士相親 失聯超36小時警方立案
           
          11日下午,經過沈思慧的朋友辨認,與她一起吃飯的男子,曾經被人介紹與她相過親。
           
          “一開始就沒同意,我都沒有見過這個男的。”沈母說,2017年,女兒確實相過一次親,但當時就沒有同意。“所以昨天晚上到了小區,男的都沒到家里來,我女兒現在有男朋友,都來家里見過我們了。”
           
          沈思慧的前同事說,沈思慧之前養了一條狗,因為家里反對,便將狗送給了這個男的養。“最近男的說想把狗還給她,他們吃飯就是談這個事情。”
           
          沈母也證實,警方從男子口中得知,他們二人吃飯是商量養狗的事情。“民警說,女兒回家后,跟男的準備去濕地公園。”沈母說,男子告訴警方,走到半路,沈思慧要回家,便往回走,他也從另一條岔路往萬達廣場方向走去。
           
          “監控中,沒有他們分開的記錄。”沈母說,男子留下電話號碼,并告訴他們,隨時可以找他配合,“下午電話就打不通了,一打就掛斷了。”
           
          截至11日晚6時,封面新聞記者撥打男子李某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封面新聞記者在槐樹中路派出所看到,民警正在積極尋找相關線索。
           
          12日中午12時,雁江區公安局發布警情通報稱,公安機關已立案調查。此時距沈思慧失聯,已超過36個小時。
           
          警方通報女護士已遇害 嫌疑人為其前男友
           
          11日晚8時許,封面新聞記者再次撥打李某電話。此次電話順利接通。李某表示,他此時正在槐樹中路派出配合警方調查。記者表示希望對其采訪,了解一些細節。“可以,我正好也想從你們那里了解一些你們知道的細節。”李某當時語氣平靜。
           
          11晚10時許,在槐樹中路派出所內,李某雙手后背,手拿一把雨傘,跟著雁江區分局刑警走出派出所辦案區,被雁江區分局刑警大隊民警帶上警車。
           
          12日,有媒體發稿稱,11日晚6時30分,李某透露,他與沈思慧分開的時,她有意愿打車,但那段路有些偏,出租車很少,并且平時習慣用“滴滴打車”,如果是打車回去應該是用的“滴滴打車”。李某稱,他是沈思慧前男友,今年5月剛剛分手。
           
          13日凌晨1時許,資陽市公安局雁江區分局通報稱,接到報警后,警方迅速開展搜尋和偵查工作,6月12日晚上10時許,找到了沈思慧的遺體,確認其已經遇害。
           
          經警方審查,犯罪嫌疑人李某,男,26歲,為資陽市雁江區人,系沈思慧前男友,因感情糾紛將其殺害。
           
          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進一步偵辦中。
          本文網址:http://www.svqc.tw/news/show/26264/,轉載請注明出自發商機網,謝謝!
          專題推薦: 失聯 打工 初中 女孩
           
          相關新聞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精彩圖文
          推薦資訊
          最新資訊
           
          v98彩票能不能赢到钱
          <th id="rzd9z"></th>

                  <th id="rzd9z"></th>

                  <dl id="rzd9z"></dl>
                  <th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th>

                  <sub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sub>
                  <th id="rzd9z"></th>

                          <th id="rzd9z"></th>

                          <dl id="rzd9z"></dl>
                          <th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th>

                          <sub id="rzd9z"><progress id="rzd9z"></progress></sub>